湿地中国 > 湿地新闻 > 综合动态 > 正文

2020世界穿山甲日 | 中国绿发会:穿山甲生死之年

媒体:原创  作者:中国绿发会
专业号:中国绿发会
2020/2/16 16:54:54

随着各领域对新型冠状病毒研究不断深入,穿山甲被送上热搜——以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的身份。

中国绿发会曾连续三年确定穿山甲保护工作的不同重点:2017年是“穿山甲命运转折之年”,2018年是“穿山甲盘点之年”,2019年是“穿山甲正名之年”。2020年初,中国绿发会将之定名为“穿山甲生死之年”。

“定为生死之年,是因为现在已经到了穿山甲种群生死存亡的时候,如果全球的穿山甲走私、盗猎继续加剧,那么这个物种将彻底灭绝。”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阐述道。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后续疫情的发展和穿山甲中间宿主的身份,让2020年的开局,把人类生命安全和穿山甲以这样一种方式,密切的联系在了一起。

与穿山甲休戚相关的三个重点年份

2015年,联合国千年计划递交答卷之年,包括中国在内的诸多国家都没有完成的7B项“降低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速度”任务被凸显出来。同样是在这一年,作为专业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公益组织,中国绿发会成立穿山甲工作组重点开展穿山甲保护工作。而当时中国社会各界,对生物多样性和穿山甲,并没有像今天这样被较为普遍的接受和了解,很多人并不知道穿山甲的生活习性,也不了解它的濒危状况。

穿山甲被普通公众较多的知晓,可以说是开始于一种以生命为代价的惨烈方式——食物。近些年,不断出现的“穿山甲大爷”“穿山甲公子”“穿山甲公主”,甚至一些公司的领导干部,在网上晒出在国内外吃穿山甲的照片,以此炫耀,似乎,吃穿山甲成了一种炫富和身份的象征。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抓住契机,通过这些反面典型,在网络上开展了系列穿山甲保护宣传,加之志愿者、媒体的传播与报道,让穿山甲这一飞速走向灭绝、被列入禁止国际贸易的物种,进一步得到了国民的认识与了解,其蹿升的关注度甚至在某段时间与大熊猫不相上下。这些显著的变化,发生在2017年,中国绿发会也因此把这年定为穿山甲的命运转折之年。

(银泰回应“穿山甲公子”事件:解除聘任,加强自查 | 绿会“穿山甲盘点之年”任重道远)

不过,对保护穿山甲而言,这仅仅是起步阶段。2018年的盘点工作,绿会穿山甲工作组把重点放在了国内穿山甲野外种群数量统计、海关罚没穿山甲及其制品数量统计、全国各救助中心穿山甲救助情况统计上。但穿山甲盘点之年的结果并不乐观。大批次的海关罚没说明中国依然是穿山甲及其制品的重点消费国,而随着国内穿山甲数量的锐减,为了满足市场需求,非洲穿山甲也正在遭到不断捕杀。根据这一特点,中国绿发会也进一步加强了和海外环保组织的联系。

(2018年,香港海关在从非洲运往中国大陆的一个集装箱中,查获了7.1吨的穿山甲鳞片。#穿山甲盘点之年#

与走私贸易呈反比的是穿山甲的救助成活率。穿山甲在中国目前仍属于二级保护动物,按规定,被查获的活体穿山甲需送到省级林业部门进行救助。“但现在在升级林业部门救助的穿山甲基本上有三种结果:一是很快因救助无效死亡,这部分占绝大多数;二是救助后被送给一些企业等进行人工繁育,这个根据绿会多方调研,最后也大多是死亡;三是有数量极少存活的一部分始终在林业部门救助中心圈养,有的甚至长达一两年之久,几乎没有过野外放归。”苏菲表示,她是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负责人。

时间并不会为了挽留穿山甲而放慢脚步。2019年,绿会穿山甲工作组结合盘点数据及造成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将工作重点放在为穿山甲“正名”之上。因为对穿山甲有特殊食疗效果、药用效果的相关错误认知,是推动的市场需求、让屠刀不断向穿山甲落下的推手。

“穿山甲肉没有任何食补价值,反倒因为来源于野外,属于野生动物,没有经过任何检验检疫程序,很可能携带细菌病毒,贸然食用,非常危险。”2019年绿会劝说人们不要食用穿山甲,破解食补谣言的内容,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下,似乎一语成谶。

绿会发布尼日利亚穿山甲调查报告:应让“一带一路”惠益穿山甲 | 世界地球日

最难的还是药用。穿山甲鳞片可以入药,在中国有医书记载。但绿会穿山甲工作组始终在呼吁大家正视一个重要的事实:穿山甲鳞片有毒,在传统中药中属于下品药,要慎用。而且中医入药对药材有地域和时令的要求。但目前中国本土的中华穿山甲几近灭绝,根据绿会调查,大量实际入药的穿山甲都来自国际走私,这与中医的药理已经严重相悖,属于假冒药。另外,当一个入药品种濒危的情况下,出于保障中医可持续发展的角度,也应该积极引导使用其他药物、以及开发使用替代性药品达到治疗效果。

(穿山甲鳞片)

(拓展阅读:穿山甲鳞片有毒,在传统中药中亦为下品药|穿山甲正名之年

现在,绿会穿山甲工作组的这些正确的科普宣传与呼吁,正在逐渐发挥作用。穿山甲在逐渐退出中药领域已经有一些重要进展:中国政府采购网发布了两家机构取消穿山甲药品的采购需求;国家医疗保障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正式公布了《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商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明确规定穿山甲(醋山甲、炮山甲)中药饮片不得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2020年中医临综考研大纲做出了改变,删除了中药学活血化瘀药中的穿山甲一项。

90后领队的“穿山甲女孩”

苏菲是一位细细瘦瘦的南方姑娘。虽然中国南方也是穿山甲的栖息地,但在来中国绿发会工作之前,她并不认识穿山甲这个物种。不过在三个穿山甲之年后,作为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的领头人,谈到穿山甲,不论是从生活习性,还是从紧急救助,亦或野化放生,她都耳熟能详。

穿山甲作为冠状病毒中间宿主的消息出来后,苏菲被问到是否后怕,因为她曾经在2019年为救助5只穿山甲,和它们密切接触过。她说“并不,以后穿山甲的救助,她依然会跑在最前方。”语音清脆透着坚定。当被问及在救助穿山甲的过程中,哪件事情让她印象深刻,苏菲沉默了一下,她说,“有一只穿山甲,我喂它进食,它眼睛周围湿漉漉的,像哭了一样。眼睁睁的看它们死去的那种无能为力,特别难受。”

2015年中国绿发会成立了穿山甲工作组,2016年在志愿者的协助下发布两份穿山甲药用市场的调研报告,苏菲也正是在这期间成长起来,将工作的核心重点调整到穿山甲保护工作上,并领导穿山甲工作组的工作。

“枢纽”,这是一个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给苏菲定位的词。她就像一个核心枢纽一样,中国绿发会遍布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和爱心人士,会将发现的穿山甲信息提供给她,她逐一跟进,然后再通过她发散出去,对接救助部门及国家机关,力图为穿山甲提供更科学合理的救助方式,推进穿山甲的野放工作。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让人民群众参与进来,是绿会开展穿山甲保护工作的核心。同时,绿会穿山甲保护工作也得到了一些地方林业部门和森林公安的支持。截止目前,绿会已成立中华穿山甲保护地近10个。)

(拓展阅读:它们相继咳嗽、气喘、流鼻涕,她与五只穿山甲“笼居”的70个日夜

(拓展阅读:上游新闻对话“穿山甲女孩”:如果中华穿山甲灭绝,那就是灾难

两大难:信息公开难、野放难

如果说中国绿发会这么多年的穿山甲救助和保护工作,有哪些困难,苏菲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一是很难及时申请到有用的信息公开数据。绿会穿山甲工作组曾经给全国各地林业局发出信息公开申请,但只有6省给与了可参考的信息公开数据,剩下的大部分以不在信息公开范围、涉及企业机密等理由拒绝公开。当申请海关罚没穿山甲信息公开的时候,往往又会因为涉及案件难以得到及时的数据。这给穿山甲工作组盘点摸底的工作带来了很大阻力。

(拓展阅读:周晋峰:被救助马来穿山甲的命运,应在阳光下充分讨论

(拓展阅读:1650公斤的非洲穿山甲鳞片是哪来的?绿会穿山甲工作组向河北林业申请信息公开

最为典型的要数广西林业局。中国绿发会为了获得2017年广西林业局救助但很快全部死亡的34只穿山甲的相关信息,不惜打起了官司。“他们甚至有一次连最基本的政府职责都没有履行,对我们的信息公开申请没有给与任何回复。有的回复也存在很关键的信息错误,把委托开展穿山甲死因检测得第三方科研机构的名称都给写错了!我前往广西林业,表达希望提供穿山甲救助支持的时候,最开始他们很警惕,后来因为信息公开的事情,他们的工作人员指着骂我说我是间谍,说我这种行为是在给中国抹黑。”苏菲现在讲述起当时的情况,心情已经不再受影响,忍不住笑着说,“还好我脸皮比较厚,没被骂哭,不过当时真的很委屈,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往往越是藏着掖着,越容易让人怀疑,把事情说清楚,哪怕其中有做得不足的地方,开诚布公的态度并虚心改正错误和不足,也会赢得大家的谅解。”

(5月6日下午,绿会诉广西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穿山甲救护失职公益诉讼案,这也是全国首例穿山甲保护公益诉讼,开庭审理。)

另一个显著难处,是野放难。广西林业曾坚称马来穿山甲是外来物种,不能放生。后来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查阅文献和专业论文,找到了其不是外来物种的证明。2019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相关文件也未将马来穿山甲列为外来物种,而是和中华穿山甲、印度穿山甲一样,列为本土种群。据国家林草局最新透露的消息称,目前已上报国务院的国家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名录中,已将这三种穿山甲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导致造成野放难得另一原因,是以科研和人工繁育为名义进行的利益输送。这点同样在穿山甲走私贸易的重灾区广西表现得尤为明显。据绿会穿山甲工作组调查发现,广西林业局2012年以来外调寄养活体穿山甲492只,其中包括广西盛凯投资有限公司等4家区内单位,以及佛山市南海区盐步粤辉腾钢材经营部等三家区外单位。而这些单位,比如以经营钢材为主的企业,其业务范围不包括濒危野生动物繁育,相关手续也存在问题。“市场的需求,让稀缺的穿山甲变得更加有利可图,这其中是有巨大利益的。加之穿山甲各类信息公开困难,整个事情好像蒙着一层黑幕。”苏菲表示,正是这些利益,进一步阻断了穿山甲回归自然的机会。

(拓展阅读:为广西穿山甲诉讼我实在想说说

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也进行了关于野放的多方面探索和研究,并提出了近自然环境救护理论,以其提高救护成活率并为后续的野外放归奠定基础。这个理论自2019年提出后,穿山甲工作组曾向多个救助部门推荐,并在由国家林草局组织的穿山甲保护工作会议上予以阐述并得到认可,苏菲也希望通过救助方法的改变,为穿山甲成功野放提供更多契机。

说到困难,苏菲补充了一下,除了上面两大难,其实还有一个,那就是一些人对绿会穿山甲保护工作的误解甚至嘲讽,其中不乏一些动物保护领域的专业人士。

其中典型的事情是2019年夏天,为了让穿山甲种群现状得到更多人的重视,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结合连续3年的调研分析和整理,发布了中华穿山甲在中国大陆地区区域功能性灭绝的信息。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人对此不解,甚至认为中国绿发会在制造噱头、炒作,甚至网络上有专业人士对绿会进行诬蔑诽谤。“很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都很受打击。对于我们这样的动物保护机构而言,宣布一个物种在某个区域功能性灭绝,本身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在宣布的时候,我们其实是盼着自己是错的,希望有人能够拿出证据来反驳我们,证明中华穿山甲并没有走到这一境地。然而反对我们的人,除了冷嘲热讽,并没有拿出切实的证据来。”苏菲说到这一点,依然很难过。

吹哨2020,向死而生的信念

现在,时间伴着疫情,滑入2020年。在全国抗疫进入攻坚阶段的时候,2月7日凌晨,华南农业大学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并称这一最新发现将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防控具有重大意义。这一消息如同一滴水珠滴入热油锅中,伴随着油花四溅的噼啪声,引得国内外媒体争相关注与报道。

人类以往的猎杀行为,如苦果般落到了自身上。

广西林业接收的34只活体穿山甲死亡的其中一只 摄影/sophia

对于穿山甲携带病毒问题,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曾与广西林业争论过。2018年,广西林业曾回复绿会2017年8月接收的34只活体穿山甲死于高致病病毒,但拒绝提供该病毒的相关检测报告,并明确要求绿会不得对外公布。处于安全考虑,中国绿发会还是内部告知一线志愿者注意做好防范。有志愿者告诉绿会,这是绿会的一次吹哨,感谢绿会为志愿者安全考虑。不过,现在绿会也并不知道当时34只穿山甲检测出的病毒详情,但难以让人不联想到此次华南农大的官方发布。

(拓展阅读:25问广西林业:穿山甲是新冠病毒传播渠道?2018年查出带有高致病病毒,为何不报?

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人与动物是命运共同体。人和动物,共享自然,本应该和谐共处,让动物在自然的栖息环境中生存、繁衍,这既是爱护动物,同样是爱护人类自身。但人类不断的侵犯动物栖息环境,不断以各种名义猎捕、驯养繁殖、利用野生动物的行为,已经严重“越界”,最终,不仅危害人类自身安全,同样也让生物多样性不断下降。

此次疫情,是灾难,也是一次契机。“这让我们可以起底、深挖关于野生动物的管理体系、思想行为方面、在经营利用方面,在法律法规方面,在驯养繁殖利用方面所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让全社会都深刻体会到这些问题带来的危害并吸取教训,也可以让更多的公众加入到对非法行为的监督中来。”苏菲表示,2020年穿山甲生死之年,中国绿发会保护穿山甲工作也将进一步深化,以向死而生的豁达,以反求诸己自省,为穿山甲营造更好的未来。

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相信:坚冰深处,春水已生。

文/tammy 审/Sophia、橡树 编/Angel

阅读 1513
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
彩票走势图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